热搜
您的位置:首页 >> 育儿

姬玉紧随我的之后应是责任而非戾气

2019年05月14日 栏目:育儿

姬玉:紧随“我的”之后应是而非戾气经常听到有的地方领导干部在讲话、发言或作报告时说,“我的人口”多少、“我的GDP”多少、“我的财政收入

姬玉:紧随“我的”之后应是而非戾气

经常听到有的地方领导干部在讲话、发言或作报告时说,“我的人口”多少、“我的GDP”多少、“我的财政收入”多少,所言“我的”意指他所在“某市的”“某县的”或“某乡的”,似有一种“老子天下”之霸气,让听者倍觉不爽。(10月8日《人民》) “我的”作为人称的物主代词,本身就带有颐指气使的味道,更不要说放在一位官员的讲话稿里。小时候,一句“那是我的”不言而喻的便是“你们都不能动”;如今,官员这声“我的”又意欲为何呢? 显然,“户主”戾气大于“主人翁”意识,“我的市”、“我的人口”、“我的财政”,无一不在传达着“在我地盘这就得听我的”霸气,透露着“此树是我栽,此路是我开”的匪气,“领地情怀”的陡然上升,不正是“个人所有欲”的强烈膨胀? 其次,政绩观念高于服务理念,不必亲临现场,“我的”也有抑扬顿挫之声调。倘若介绍一处得意之作,“我的”必会“高八度”、喜悦之色溢于言表;若是解说一段无为之事,“我的”立马低声吟唱,恨不能一笑而过,如此看重“我的成绩”是上进心使然,但因此而强调“我的成绩”就是政绩观有失偏颇了。 其实,“我的”应该代表领导以工作为家,以百姓为荣的骄傲,并承担以此相应的与义务,“我”是人民公仆,要贴近群众、服务群众;“我的”一切是人民赋予的,要聆听民意、为民分忧;“我的”不是禁语、不是贬义,而是要将职责、工作赋予其后,把心意、展望赋予行动,赶走戾气,换来理解与支持。 到底还是官员戴错了官帽、念歪了经,千百年来的官本位思想不除,这般“江湖语气”也便不会自生自灭。 作者:姬玉

:罗莎)

西门塔尔牛养殖基地
筑志圈
HDPE承插静音管